【独家】增加指南管制风险 或发更多金融科技执照

【独家】增加指南管制风险 或发更多金融科技执照 方兆基认为,无现金趋势在2019年将会继续增速,不会出现“U转”。

去年共有6家公司进入国家银行金融科技沙盘试行,证券监督委员会则在去年杪提出“替代交易平台”,马来西亚金融科技公会(FAOM)主席方兆基预计今年会有公司取得金融科技公司执照及机械人投资顾问公司执照。

方兆基说,2018年也可预见监管单位推出更多指南,协助金融创新,也对整体风险进行管制。


根据国行,有意取得执照的金融科技公司需进行12个月演练,然后由国行决定这些企业能否从这项计划中“毕业”。

目前只有比对公司GoBear在今年1月中完成演练,另5家的结束时间都有所不同,今年结束时,真正能取得执照的公司究竟有多少?方兆基认为目前没有人能说清楚。

“理论上来说,应该能看到一些金融科技公司取得国行的执照,并且步入市场。”

证监会去年12月也发放电子投资系统的框架,这也称为机械人投资顾问。

“目前证监会公布了指南,但还没公布哪些公司取得执照。可能2018年会公布哪些业者将取得营运机械人理财顾问的执照。”


证监会也宣布成立“替代交易平台”(ATP),即他们的沙盘,而这些沙盘的成立旨在让企业能在里面试行其想法,也确保真正进入市场前,不会对市场形成冲击。

这个沙盘已从1月2日开跑,并将会在3月结束。

沙盘模拟1年太长

方兆基认为,推广金融科技等新科技之际,若监管单位设立过多限制,可能就会让该行业发展受局限。

他表示,因此两大机构也提出了沙盘的方式,希望进行推广时可限制冲击造成的影响。

他不排除现有机制也有一些可能被质疑之处,如国家银行的沙盘模拟为期一年,对于科技公司而言,其实时间并不算短。若这些进入模拟的科技公司一年后没能取得执照,会对他们吸引投资的能力造成影响。

“所以监管机构必须要平衡,确保不会太多,也不会太少。”

他深信,监管机构如今也相信金融科技可带来正面效应,使用得当则帮助国家经济增长。

然而,目前这些机构希望了解如何推动金融科技方面的创新、也希望能融入现有整体基建中,而对国行而言,针对科技产业进行管制并非易事,需时间和案例加以了解。

【独家】增加指南管制风险 或发更多金融科技执照 马来亚银行在我国推行首个移动支付软件Maybank Pay。

马金融科技飞跃发展  

不需赴港新也能成功

大马金融科技公司在去年首三季度取得的投资超越2016全年总额,方兆基期待2018年将迎来更多投资,且深信“无需到新加坡、香港,在大马也能成为成功的金融科技公司”。

方兆基认为,一家金融科技公司不一定要到香港或新加坡才能成功,即使是出生于大马的企业,只要有卓越想法,也能取得大成功。

他说,需关注的是这些企业能将本身想法扩展到他国:“就好像Grab是从大马开始,然后不断扩大规模和市场。”

“另一值得关注的是香港的TNG金融集团,是由大马人成立,有很多大马人在经营科技公司上都有很好表现。”

他希望能推广大马作为金融科技公司进入东盟市场的立足点,也期待越来越多金融科技公司今取得投资,让更多初创公司崛起。

对于过去两年大多初创公司及投资都是专注在付费和电子钱包相关平台,方兆基认为其他领域也备受关注,他预计今年将会有更大成长的领域包括对比网站,如Gobear、imoney及区块链公司的表现也不错。

如今也看到大马金融科技公司扩张成为区域业者,如Softspace、ipay88、GHL,目前已扩大到东盟其他地区。

根据大华银行去年杪针对东盟金融科技的报告,去年前三季的金融科技投资就已超越2016年的全年投资额。

方兆基透露,当局将在今年年中举行首次的金融科技节,在活动上分享大马的成功故事。

他希望通过这活动,让金融科技的初创公司能将大马视为适当的起步点,而作为要扩展的市场,大马经营成本也不高,如今Grab、Ringgit Plus等公司的表现,说明业者可在大马取得成功后,扩大到区域内其他市场。

【独家】增加指南管制风险 或发更多金融科技执照 7-11是全马首个使用“支付宝”电子钱包系统的零售商。

付费服务最受欢迎

谈到投资者对金融科技中个别领域的热爱,方兆基指大多投资都是进入付费相关服务和程式,其次就是电子钱包,因为这两个领域有许多创新元素。

“因此我们也看到许多初创公司的成立,他们都在这两个领域中。”

他指出,去年东盟许多企业都获得投资,包括Grab、印尼的Go Jek等,至于很多较小金额的投资,如大马的Ringgit Plus、Soft Space等也开始获得可观投资。

“GHL也取得一个约6000万美元的投资,这对整个行业来说都是很大的强心剂。”

谈到大马接近新加坡这个金融中心,我国在推广和吸引外资方面会否更吃亏?方兆基直言这是过去多年都面对的问题。

此外,他表示,一些在大马起家的公司取得资金后,随着投资者要求而将总部设在新加坡,这包括Jobstreet和Grab。

“今日情况有所不同,因为在大马就有很多创投基金愿意进行投资,所以前往新加坡已非扩张的必然动作。

“大马有越来越多的投资者,所以大家有更多选择,重点在于你和哪一家投资者接洽。”

升格银行挑战传统业者

对现有银行及金融机构而言,今年可能出现的另一挑战是许多金融科技公司或许取得银行执照,并成为金融科技银行。

方兆基说,欧洲有很多类似案例,即金融科技公司申请和取得执照,相信未来会延续这趋势:“亚洲方面亦然,如支付宝就有这执照,香港的TNG集团也正在申请银行执照。”

他指要取得执照不容易,因为银行需有庞大的缴足资本,很多金融科技公司规模都不大,但也有一些公司的估值不断攀升。

“一旦他们取得执照,就能和银行竞争。这也是金融科技和银行机构中的一个大疑问,银行和保险公司会有怎样的前景?”

他说,金融机构知道情况已有所改变,若不改革,将会失去优势。

方兆基提到,过去银行主要收入来自利息及金融交易,但基于电子钱包等技术,许多人不再通过银行进行一些交易,转用电子钱包。

他说,若金融科技公司成为银行,也可提供借贷服务,加上没有银行的遗留问题,这对于银行而言会是大挑战。

“虽然银行纷纷出招,包括推介电子钱包等,但究竟能否和大型金融科技公司竞争,仍是未知数。”

【独家】增加指南管制风险 或发更多金融科技执照 中国市场的二维码和手机支付平台琳琅满目,大马若要迎头赶上,需大小企业的鼎立支持。

商家支持最关键

方兆基坦言,若我国业者要达到如中国市场的效果,关键是这些电子钱包必须获得商家支持。

“去年听到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前来(大马),但只有拥有中国银行账户者能使用他们,若他们取得本地的电子钱包营运执照,就会有所改变。”

他认为,届时国人就能通过以令吉作为交易货币的电子钱包,并使用这两个应用程式,如同中国现有用户般用来购买几乎所有东西。

“商家有了QR编码,可能会看到越来越多小商家出示这些编码,无论你是购买饮料、报纸或面包,都可以使用。”

他指电子钱包成为国人的习惯后,现金数量就会减少,大家可将钱转入电子钱包内,而较大额的交易则可通过信用卡等付费。

召集商家使用电子钱包服务对于方兆基担任董事的GHL公司而言也是个机遇,因为该公司旗下的e-pay拥有很多商家,支付宝也要求该公司协助争取商家使用。

“GHL只是基建公司,会跟不同的电子钱包公司及商家合作,了解他们是否愿意接受某个钱包,而每次交易后,该公司就会取得小额交易费。这是过去银行担任的角色。”

方兆基说,大马总体交易量中, 使用现金结算的交易占据超过90%。

此外,他指出,若与香港、新加坡等现金交易量低于50%的国家和地区相比,大马相关数据算高。瑞典等国家的现金交易也很少,可能只是超过20%。

“非现金交易对于国家的国内生产总值、金融机构本身都是好事,因为要处理、保障、储存这些现金都需承担一定的成本。所以越无现金化就越好,而且若是电子交易,也逃不过税务机构的监督。”

他认为,无现金趋势在2019年将会继续增速,不会“U转”。

速度加快成本降

银行多遗留问题导致成本沉重,金融科技未来竞争能力更强!

方兆基说,通过金融科技可降低成本、加快速度等,甚至取代现有金融机构的所有工作。金融科技的普遍化并非只是帮助消费者,同时能协助银行降低成本。

他认为,目前银行面对的共同问题包括在分行地点、人手、科技上的庞大投资,也形成一些负担。

“小规模的金融科技公司就没有这些问题,他们没有分行、人手,不需要承担高昂成本,所以比银行有更好的竞争力。”

首次代币发行违法

国行和证券监督委员会在1月发表声明,强调首次代币发行(ICO)属于违法行为,方兆基预计这两个监管单位未来将会在这方面扩大关注。

对于国行和证监会对于不同的金融科技有监管权限,方兆基指目前他们最担心的是ICO。

他说,一些公司希望通过发行货币来集资,此举让全球监管单位担忧,这不只限于大马,监管单位须确保这并非是诈骗行为。

金融创新服务颠覆传统

爱尔兰国家数位研究中心把金融科技定义为金融服务创新,也认可此名词用于指称广泛应用科技领域,如前端的消费性产品、新进入者与现有玩家的竞争、甚至指比特币等的新事务。

金融科技可说是新型的解决方案,对金融服务业的业务模式、产品、流程、和应用系统而言,具有强烈颠覆性创新。

这类科技处理的业务包括支付、投资、融资、保险、投资顾问、大数据分析与预测模型、资讯安全等基础建设。

金融科技公司的主要服务群体包括零售金融、公司金融、私人银行、人寿保险及非寿险的项目,但可能会在未来科技创新下,有所增加。

相关新闻:

【独家】业者积极研发支付平台 电子钱包市场掀争夺战

独家报道:苏正义

独家报道:苏正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