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錶生活】从小农香槟到独立製錶师,现代富豪追求什幺样的奢侈

【玩錶生活】从小农香槟到独立製錶师,现代富豪追求什幺样的奢侈巴黎芳登广场百年珠宝世家VCA梵克雅宝,专用香槟是「巴黎之花」Perrier-Jouet,还曾经以其新艺术风格的花形商标,製作顶级珠宝别针。

既然这幺爱香槟,一直觉得自己应该多充实有关于香槟的知识。前阵子刚好遇到机会,曾担任专业蔔萄酒杂誌资深编辑,有香槟权威大师之称的Peter Liem,亲自来台湾举办了二场香槟品饮的讲座。于是缴了费报了名,算是自己决定认真对待香槟这门学问的一个开端。

然而,这次Peter Liam来台湾举办的课程主题,是「小农香槟」。

香槟界的独立製錶师们

什幺是「小农香槟」呢?指的就是在法国香槟区里的独立小农庄,利用自已的葡萄园所生长的葡萄,亲自酿製出来的香槟酒。这,听起来是不是感觉很熟悉?不就是錶坛里所谓「独立製錶师」一模一样的概念吗?

品饮会以非常有系统的方式进行。第一堂课,我们品尝酿製香槟的三种主要葡萄品种:100%夏多内、100%黑皮诺,以及100%皮诺慕尼耶,如何造成香槟完全不同的风格;第二堂课则更加专精,针对在不同土壤上长成的夏多内葡萄所酿成的「白中白」香槟(100%夏多内)所产生的风土差异,进行极细微的品饮与比较。

这样子的小农香槟,真是开了我的眼界。但也加深了我的疑问。所以,现代富豪们,追求的是什幺样的奢侈品?

举个例子来说,我喝到了其中一款「白中白」,入口极酸。「啊!好酸啊!」就好像咬了一口青苹果,酸到你皱了整脸。但是那清香的汁液很快在嘴里扩散开来,爽脆,新鲜,叫人唤然一新。「让人舒服的酸」我在笔记上这样写下。

另外一款,我发誓我从酒杯里第一个闻到的是肥料的味道。青草、穀物、饲料、矿物,好像你突然打开一座穀仓大门噗鼻而来的气味。不臭,但也绝不能说香。「肥料的味道」,我记了下来。

小农香槟的品饮课程以非常有系统的方式进行,总共饮用9款不同的小农香槟,摆了满桌,阵容非常惊人。充分保留葡萄与土壤的风味

如果跟钟錶业互相比较,「小农香槟」就是彻彻底底的「独立製錶师」。他们的产品,充满了独特而且非常强烈的风格,完全展现个人品味以及产地风土。不妥协,不经过调配,也不追求和谐。所以,喜欢的就喜欢,不喜欢的则可能非常讨厌。

虽然,近年来所谓「小农」这件事在很多产业上发生。例如,小农咖啡或产地咖啡;独立酿製的手工精品啤酒;或是单一麦芽或单一桶的威士忌,甚至我们也开始吃谁谁谁种出来的稻米。但是,我认为香槟产业的小农,与钟錶业的独立製錶师,拥有最相似的产业环境与发展历程。

香槟,与红酒、白酒很不一样,大多是以「品牌」进行营销。因为香槟的製程相当繁琐,拥有财力与土地的品牌才有办法经营,否则就只能透过「合作社」方式生产。这是因为香槟酒必须经过「瓶中二次发酵」的过程,把已经酿好的白酒装进玻璃酒瓶里,再加入酵母与糖份,让葡萄酒在瓶子里发酵产生气泡。另外更还要进行转瓶、除渣等至少15个月到数年的过程。一个大酒厂要存放达数百、上千万瓶的酒瓶,光是土地的需求就非常大(例如:MOET的地下酒窖长达28公里,有如迷宫)。同时,酒厂还必须要存放各种年份的大量年分酒来进行调製,所以如果不是大量生产的品牌,其经济规模是不符合生产成本的。

所以,我们目前所熟悉的香槟,都是以大集团大品牌的形象出现。这些品牌在香槟区拥有上百年历史,他们向香槟区里上万个独立小农收购葡萄或葡萄酒,然后经过酿酒师的调配,酿製出符合品牌要求与个性的一致性风味。所以,每次开一瓶非年份香槟,你都可以很确定喝到的是一致的风格。可以这幺说,大品牌香槟致力于消除葡萄酒本身的风土个性,调配出属于品牌自己的个性。

这也正是钟錶业的做法。钟錶界的大品牌,过去也是向专业机芯厂或是小厂购买机芯或者零件,然后再加工製作成符合自己品牌特色与价位的产品。然而,随着高级机械錶的价值愈来愈高,愈来愈多玩家懂得欣赏独特的作品,这样的市场趋势,让许多隐身在幕后的製錶师,开始出来自创品牌,并且获得很不错的销售成绩。

最近在錶坛非常有名气的俄罗斯独立製錶师Konstantin Chaykin,今年发表这款Joker錶款,以二只眼睛显示时与分,裂开的大嘴则是月相盈亏显示。这样独特的製錶风格,也是独立製錶不同于主流品牌的最大特色。市场规模让小农有机会生存

那幺,是什幺样条件的改变,让「小农香槟」开始在市场走红?最主要原因,许多人已开始把香槟当成Fine Wine(高级葡萄酒)去品嚐,不再只当它是餐前酒或庆典酒了。而这得归功于现代香槟大厂,用力砸钱行销,炒热全球的香槟市场,让喝香槟的习惯愈来愈普遍,也不断拉高香槟的价格,愈来愈加昂贵。当市场规模终于大到让小农们自酿香槟也有利可图,大家于是群起创立自己的品牌。

然而,在行销与品牌知名度上,小农香槟毕竟无法与大厂香槟相比,所以他们必须要创造自己的独特风味,才能创造差异。与大厂香槟的作法刚好相反,小农香槟在酿製时致力于保留葡萄的风土个性。就好像独立製錶师一样,必须製作出与大品牌风格完全不同的独创錶款。宁愿被讨厌,也绝不能没有特色。

而这就是我最好奇的地方了。即使有Peter Liem这样的香槟大师走遍全世界,推销解说小农香槟的风土特色。然而,平常已经喝习惯「香槟王」「库克」等大品牌,酸度平衡、口感细緻而且风味出众的高级香槟的有钱人们,真的能接受酸度普遍偏高、每年风格都不一致的小农香槟吗?毕竟,喝在嘴里是最直接的感受。不像手錶,戴久了会习惯,还可以收藏投资。

大集团品牌以厉害的行销方式炒热全世界香槟市场,让香槟成为奢侈品的代名词。而富豪们喝习惯「香槟王」之后,是否真的能接受小农香槟的独特风味?

我偷偷问在场的销售人员,她也承认,很多人就是先买来喝喝看。她说,许多客人第一个反应:唉呀!这个酸度这幺高。但是,有钱人里有很多意见领袖,也有同侪压力。当他们都在说:现在懂的人都在喝小农香槟时,多数人也都只好皱着眉头喝下去。

大家千万别误会,小农香槟其实非常有意思。不过,就像独立製錶师,很多人是已经拥有劳力士、AP、PP、朗格,玩过许多大厂的名錶之后,再去接触独立製錶师的作品,就很能了解它的稀有与独特。同理,如果已经喝遍各大厂的名牌香槟,再去接触小农的产品,也许就更能品味出其中细腻的风土差异与独特的滋味。

所以,我期许自己未来得喝得更多才行。